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国内资讯

著名舞蹈导演夏冰:依尔哟呀学灯歌,美兮灿兮金银梭

2022-01-14 09:20

  文/戴静

  正月有个节嘛,车儿隆冬车,

  有个啥子节嘛,车隆车。

  正月有个节嘛,车儿隆冬车,

  元宵节呀,妈屋要来接。

  有人问夏冰做什么职业,夏冰答:“园丁一枚。”她爱花,爱舞,也爱学生,努力做一名勤劳的好园丁。自从与童谣舞蹈相逢,园丁工作又加上一项:捡拾人间散落的童心,开辟一方花园,采撷童谣的芬芳,透过清澈透明的眼睛,未染尘渍的心灵,浑然天成的想象,在种瓜调、龙船调里挑拣那些最浅白的字眼,并让那些思想沉到下面。上面的舞给孩子看,下面的舞给大人看。在孩子和大人间找到自己诗性的和谐,魂灵蓦地一颤,然后柔软起来。

  著名舞蹈编导夏冰

  一、依尔哟呀学灯歌,打小就有的诗心

  一支舞蹈,有多少梦想,

  一阵快乐小雨,飘到龙船上,

  金那银儿梭,从童话里跑出来,

  萌多少芽,开多少花,结多少童话。

  夏冰从红色和绿色舞蹈中一步步跋涉出来,回归童心,走进了童谣舞蹈诗。“我愿我能在孩童世界的中心,占一角清净地。我知道有星星同他说话,妈屋在他面前打开,还用傻傻的云朵和五色彩虹来娱悦他。”夏冰觉得,在舞蹈的周围绕了一圈,自己就像从厚茧里出来,把许多深沉除去后,回到原点,忽觉简单轻松,离真正的舞蹈精神又近了一步。

  夏冰立足文艺工作者最基层,频繁地向群众及民间老艺人学习、交友,甘当他们的小学生。几年前,受邀去利川柏杨采风编舞,发现利川《灯歌》(《灯歌》又名灯调,始于清初,距今约300年历史,是我国灯歌中的一枝濒临灭绝的少数民族传统音乐的活体遗存)是当地土家族人逢年过节,沿街沿村,划地为台,以彩龙船、车车灯为主要道具的一种传统民间歌唱。2010年文化部公示《利川灯歌》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柏杨镇又是世界25首优秀民歌之一《龙船调》的发源地。领受传承的任务,夏冰相继创编了歌舞音画剧《金那银儿梭》(此剧获湖北省文化厅省民委举办全省少数民族歌舞调演剧目大奖)、歌舞诗《龙船调的家》(此剧获湖北省少数民族运动会表演类银奖)等作品,赏誉如潮。

  土家人常说:“能说话就会唱歌,能走路就会跳舞”。在恩施歌舞之乡,无事不歌、无乐不舞。夏冰在柏杨广场的坝子去排练龙船调时教农民艺术团跳舞,下面除了婆婆阿姨随韵律扭动,沉心感情体验,语感谐美,一群孩子也跟着手舞足蹈,悠扬动情,龙船调嘿做嘿做推船,甚至可以完整的把舞蹈跳下来。夏冰非常吃惊,完全被他们热爱艺术的满腔热情和真诚乐观无形感染,感到浓郁无比的美好与舒畅,不时与伟大的感悟相遇,不时有艺术光芒擦肩而亮,真是人人都是艺术家,灯哥传承深入人心,妙不可言。灵犀一点,寻胜探幽,夏冰找到了那种儿童特有的通灵或泛灵的感觉,儿童诗意舞蹈与生俱来,镀着神性金边,与大自然歆合,与思绪神驰,与情趣共愉,那心思恪纯展现出来的色彩与温度,亮了眼睛,暖了魂灵。

  夏冰认为,传承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,而必须见之于自己的实际行动,身体力行,恰到好处地运用到舞蹈中,并对舞蹈材料进行“艺术”性地“去粗取精”的加工改造。自从见到孩童嘿做嘿做,咿咿呀呀的一幕,夏冰试着用童稚的目光去“凝视”身边的日常,觉得甚是有幸在生命中与一群神祗相遇。孩子一边缓慢地走着神的步子,一边随意地扔着在他看来那么平常的东西。他无端掷地的部分,让夏冰这个跟在他的身后的人,急忙捡起来,视若珍宝。夏冰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,童谣舞蹈这种艺术表达方式比较符合自己的性情。就以龙船调、柏杨灯歌开场,老师唱着龙船小调歌美乐悠,像柳林深处的风声,那若隐若现的锣鼓,那正月元宵夜晚深处的召唤,一群孩子学习灯歌,把民歌、花灯、锣鼓集中起来,那些童年的故事和奇思妙想,随兴所之,自由抒发,凝心加强土歌、土风、土情,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,传承《龙船调》的灵魂,以期轻盈地泅渡到舞蹈的彼岸。

  二、依尔哟呀学灯歌,让梦想照进现实

  童谣舞蹈一梦耳,又惟恐其是梦,

  叮当作响的灯歌,化在舞里呢哝,

  践行一个梦,不为喧哗热闹所动,

  左翼丰满诗歌,右翼承载儿童。

  在柏杨孩童舞蹈《龙船调的家》的启发下,夏冰试图捕捉这转瞬即逝的力量,撷取下星星点点,制成亮片,镀在身上,并为得到些许光芒而兴奋不已,孩子咿呀学语,121121212,就像那个小孩子齐步走,小孩子学说话呀呀呀咿咿咿,一二呀呀,音节有趣,晓畅平白,朗朗上口,节奏铿锵。让夏冰瞬间产生了节目名称的灵感,就叫《依尔哟呀学灯歌》。这是一辆普通而朴素的舞蹈马车,一路诗鼓歌铃,叮当作响,丰润其中。

  舞蹈灵感一旦被碰撞所点燃,将会释放出巨大的能量。《依尔哟呀学灯歌》应该是游戏的、天真的、拙朴的、自然的和意境的、神性的、空灵的、张力的,然后怎样把他们组装到一起,显露出儿童舞蹈该有的样子呢?夏冰就龙船调取材,直接引用名句,截取关键意象,转用舞蹈主旨,化用舞蹈意境。安排一位领舞,既是演员,又是辅导员,她教孩子唱跳,带出来一种可爱木偶的感觉,孩子闷傻劲儿显示孩子天真稚拙中,从骨子里萌动对文化、对地域,对土家的挚爱。孩子学灯歌,本身就是像小孩子上一年级从一加一等于二,那是自然的冲动和本能,类似描红临摹的过程,夏冰第一天给孩子上课,孩子一进学堂,原本的灵气被紧张掩盖,竟有点呆木,夏冰考虑到儿童身体发展的自然规律,以充沛的感情与热情示范,动作力求舒展,短促有力,节奏欢快,表现出孩子活泼可爱的性格。通过潜移默化的作用,对孩童的心灵进行陶冶,孩子们自然活络起来。夏冰的教学,利用早自习、晚自习排练,不仅不影响学习,反而让学生学习精力更加充沛。舞蹈更是得以丰润,抵达观者内心。

  当这些珍宝重新从枝条上长出芽来,整个作品积极向上,诗情盎然。感谢孩子,这个上天派来的使者,小到:一棵树、一朵花、一滴雨滴、一粒砂;大到大爱:国、家、民族、道义、和平、真、善、美;它传情达意,有着形态美、音韵美、内容美、意境美、内涵美、童趣美、纯真美。感谢舞者,有了一种孩子们所特有的温婉性格和赡蔚才华,二者的结合,血管里流淌的是柔情和慈爱,目光里闪烁的是欣喜和期许。凭借的大人的心灵自然而然地贴近孩子的心灵,把大人的情感深深地融入孩子的情感,因而能够轻捷娴熟地抵达童心的胜境。

  操千曲而后晓声,舞蹈运思时,夏冰尊重民舞动作本身的功能,注重编创中的合理有序,稠密快慢、轻重缓急、强弱对比、高低远近的相互关系,以及在动作形态中进行仔细的研究提纯,自然而然地将人事、生活场景与自己联系在一起,在有意无意的对照之中进行相关的思考,把情感融入到动作中,时时解读自己的心灵密码,将灵魂深处的东西从舞蹈流出,被诉诸舞台上,心情有种放置感,心灵有种归依感,舞蹈《依尔哟呀学灯歌》中,每个观者都在舞蹈中寻找自己,并找到自己,原生民歌的生命力,无时不刻地渗透民族的精神领域,源头活水使视野开阔,柳暗花明。

  “我想让中国乃至世界人民都知道利川市柏杨镇有这么一群热爱文化、热爱当地民歌,热爱非遗的农民艺术团,通过这个小小童谣舞蹈,把他们对文化的热爱、对当地民歌的热爱传承下去,小窗口说大事儿。”童谣舞蹈在舞蹈门类里相对小众,但可以一粒沙中见天堂。道理简单,很多砖瓦匠都能砌一间大房子,但能用一颗核桃雕出一座城堡的人则少之又少。柏杨的点与面很多,都是创编舞蹈时的材料,就像做一个陶罐,童年生活是泥巴和颜料。但陶罐做好了,它给人的内在的气质与品格是纯洁的童心的品质。唱童谣是快乐的,舞童谣的人,也是快乐的,为儿童舞蹈的人,悉心听命于自己的童心和天然的秉赋,《依尔哟呀学灯歌》此舞一出,孩子味儿满满,传承寓意深深,生动鲜活,感染观众。

  三、依尔哟呀学灯歌,给时光以深情

  乡村里仓房的大门打开了,

  明澈的阳光,照耀着拖曳着的车,

  交相映衬的银灰色和绿色上,

  干草堆积,满抱满抱。

  夏冰说:我辈有舞蹈家和良师益友的引领,有“根在沃土”的人生欲望,对于前辈名师的孜孜不倦的追求,夏冰也一直有“做事的欲望”。民歌民舞不仅可以提高当地农民的精神生活,还可以修养他们的文化底蕴,更可以让这种民歌深入人心,柏杨的这一方水土,这一方的农民劳动者,他们身上真的具有“太阳大的很”的精神,小到几岁的孩子嘿作推船,大到80岁的老爷子矍铄打鼓,都是那么乐观向上。传承和编导歌舞《依尔哟呀学灯歌》根基也是由衷的。

  创编《依尔哟呀学灯歌》歌舞诗剧的过程中,利川市政府、文化局领导,柏杨农民艺术团、剧组演员,夏冰接触到的每个人都满腔热忱,充满激情。在利川柏杨坝镇基层文化工作者的努力下,在柏杨坝镇民族小学的大力支持下,传承利川灯歌非物质文化,《灯歌》已进入柏杨坝镇民族小学校园。夏冰还和一群热爱儿童舞蹈的热心朋友,组建了一个团队,收集研究歌谣故事,经常交流作品。机缘,机遇,传承灯歌,一旦被加以诗意地组合,别有一番意境,勾勒出一个浪漫多姿、处处充满着希望、处处蕴藉着挑战和转机的多味人生。《依尔哟呀学灯歌》作品得以如期完成,要感谢他们百忙之中为舞蹈工作提供了诸多方面的帮助,在此向促成此舞的诸位致敬。

  利川市柏杨坝镇文体广电服务中心主任、柏杨农民文化团团长陈秀丽,从2011年起多次组织民间老艺人走村串户,鼓励年轻人参与到团队中来,再由年轻人去一带一路的发展,最终将队员平均年龄由55岁降到35岁,从当初的没有年轻人到现在的择优安排角色,被省文化厅命名全省百佳社会文艺团队。陈秀丽不计报酬用最完美的舞台效果来烘托剧目,既是主要演员又是行政同时兼顾舞台道具,不管任何时候都希望守住《龙船调》的根,传承民族文化的魂,从歌、从舞、从操,从各个渠道就向外推推广。陈秀丽的女儿,随时随地把家中床当成一个小舞台,跳《龙船调的家》,跳《山魂》,那种美妙的诗情从清彻如水的心灵深处发出,目光和心田被冲洗得干干净净。她认为有幸做为一个爱好舞蹈的工作者,更有幸进入了民族舞蹈的黄金时代。

  利川市人大代表、利川灯歌市级传承人、柏杨农民艺术团骨干谭琴琴充分发挥领头作用,一腔一调皆是情,灯歌传承记心间,她师从陈文菊师傅学习灯歌,作为利川灯歌第十九代传承人,谭琴琴领舞的广场舞《新龙船调》《大姑娘美大姑娘浪》《啷们搞起》《龙船调的家》在省、州、市广场舞大赛中均荣获一、二等奖,登台表演的“幺妹”形象深入人心。《依尔哟呀学灯歌》中的童真童趣,就是一溪清冽的甘泉,直抵人的心田,让人回到那种纯净而唯美的世界,在那里体验互爱和不争。能够过上有诗意的生活,那便是人生的最高境界。谭琴琴说,舞蹈是收留精神美好的家园,以晶莹的纯洁,滋润进入广袤的世界,唯愿终生与灯歌相伴,不负初心不负己。

  在团长陈秀丽、骨干谭琴琴等人的带领下,柏杨农民艺术团是乡镇农民团体,与观者同呼吸、共命运,同思索、共成长,特聘请知名歌曲专家创作创新歌舞《龙船调的家》、锣鼓歌舞《围鼓咚咚醉酒歌》、利川竹琴《武陵山下一面旗》、利川小曲《十八大光辉照柏杨》等一批节目,每年春节或元宵节在利川市民间文艺汇演中均获全市特等奖、一等奖,大量的舞蹈作品获全国、省、市各级奖项,满抱满抱,丰盛充盈。表演的灯歌《种瓜调》及民歌多次被特邀为中央电视台《魅力12》、《民歌博物馆》、《民歌大世界》、《民歌中国》等栏目录制节目全国播放,肩负着传承民歌民谣,浸润滋养下一代的伟大使命,把满怀的爱和深情,用独特的舞蹈方式,风物放眼量。

  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、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、湖北省音乐家协会民族音乐委员会常务副主任、湖北省音乐家协会新兴音乐群体工作委员会副主任、恩施州音乐家协会常务副主席、作曲配器合成的杨军说:童谣舞蹈一定要单纯,要干净,不但语言单纯干净,意境也是单纯干净。《依尔哟呀学灯歌》中择取了灯歌里面的叫《妈屋要来接》这首民歌,用衬词伊伊呀呀呀单一的元素来唱,主要突出学的那个劲头,我一如既往向那些倾注了心血智慧、为儿童写出好童谣的人学习,负势竞上。杨军代表作获中国音乐家协会晨钟奖、中国传统节庆歌曲创作大赛金奖、全国原创歌曲创作比赛金奖、湖北省屈原文艺奖、湖北省“金编钟奖”等数十项荣誉,炽烈淳朴的故乡情怀,浸润民族精神的精髓,肩鸿任钜,撸袖轩昂。

  依尔哟呀学灯歌,美兮灿兮金银梭,一颗童心之上,展现出的是一幅美兮善兮灿兮的图画,让童谣舞蹈的海浪,卷起更多心雪!

网友热搜

最新发布

更多搜索

内容精选

资讯 苏州 娱乐 体育 财经

热点 房产 汽车 旅游 商业

侵权、不良内容快速处理邮箱:lao0333666888@163.com

Copyright (C) www.szdushi.com.cn

苏州都市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21029242号-1